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惠泽社团
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惠泽社团

惠泽社团:自驾万里进藏

时间:2020-12-27 19:23:30   作者:   来源:   阅读:152   评论:0
内容摘要:2020年快走进尾声,林守俊时常会回味和妻子刘仕麟的青藏自驾行:一辆旅行车,磁蓝的天,一眼望不到边的青海湖和13155公里行路上的飞沙走石。  从福州出发,二人一路向西,由江西、湖南、贵州、重庆、四川进入西藏,然后经青海、甘肃、陕西、山西、河南、湖北等地回程。......
2020年快走进尾声,林守俊时常会回味和妻子刘仕麟的青藏自驾行:一辆旅行车,磁蓝的天,一眼望不到边的青海湖和13155公里行路上的飞沙走石。

  从福州出发,二人一路向西,由江西、湖南、贵州、重庆、四川进入西藏,然后经青海、甘肃、陕西、山西、河南、湖北等地回程。窗外的景色快速从眼前掠过,刘仕麟第一次自驾到这么远的地方,当时有些忐忑,如今想来,“只觉得山河无限美”。

  一路向西

  福州人林守俊是旅程的发起者。多年来,他一直有个高原梦。他早年在内蒙古当兵,从部队退下来在福建省运输公司当驾驶员,一干就是一辈子,足迹遍布全国基本的大城市。

  “就差拉萨和青海。”虽然很多人将这两个地方描绘得很神秘、恐吓的样子,但林守俊一直想找机会到这两个地方看看。家人和朋友都来劝有基础病的他,“年纪大了,去了不一定回来。”

  1949年出生的林守俊属牛,“牛劲上来了”,非去不可。他和家人保证,出发前会做好万无一失的规划;一定活着出去活着回来。不放心的刘仕麟决意一起,为了路上多个照应。

  退休后,林守俊买了辆“7座旅行车”计划旅行,但一度无用武之地。孙女出生后,退休的他与妻子好似再度“上岗”,繁忙的家庭生活让他们无暇分身。出发时,这辆不再崭新的车辆经二人改装,添了橱柜、电器、床褥、生活物资,成为二人万里行程中,除了彼此外最可靠的伙伴。

  9月9日,夫妇二人开着车出发。路上二人各司其职,林守俊负责开车,刘仕麟负责后勤。有时刘仕麟在车上一边煲汤一边煮饭,车开了2小时,饭好了汤也好了。

  嘉陵江上的梦

  出发前,刘仕麟偷偷带上医保卡,以备不时之需,还将银行卡密码交托给女儿。她本以为这会是一趟“艰难的旅程”,但二人一路驾车,一路游玩,见战友,欣赏路上无限好的风光,沱沱河、通天桥、李白故居、莫高窟……风驰电掣中他们感觉自己回到了年轻时候。

  今年66岁的刘仕麟是位文艺青年,小时候看《红岩》,她对书中描写嘉陵江的内容印象很深,书中写道陈岗的妹妹从南京大学回来,“坐在阳台看嘉陵江,船帆来来去去,非常美丽”。一直以来,她都想找机会到重庆看看嘉陵江到底美不美。

  一路向西,刘仕麟率先圆梦。到了重庆,二人找了嘉陵江边的酒店住下,看了三天的江水。抵达的第一晚,刘仕麟在日记中这样写道:“小雨飘在江面上,在彩虹灯的照耀下五光十色,一层飘过一层。”儿时想念的地方,曾经的向往、崇敬,刘仕麟想不到余生之年亲自体验了。

  不虚此行

  离开重庆,海拔越来越高,离林守俊的梦想之地越来越近。困扰很多人的高反问题,林守俊几乎没有,虽然一路上他因大量服用中药红景天牙龈出现肿胀。相比下,刘仕麟有过“昏昏沉沉”的状态,一度头都晕到不能讲话,但睡一个晚上也就没事。

  刘仕麟后来回忆这段路时,印象深的却是成都到拉萨途中,一段“非常长的隧道”。约四十公里的路上没有车、没有人,就靠车灯照着,刘仕麟说当时有些害怕,抓住林守俊的手,“现在我跟你生死与共了”。

  直到站在蓝天下与布达拉宫合影,林守俊有了真切的感觉,“一切辛苦都值得”。他用手机拍摄的视频里,西藏的天很蓝,云朵白白的,高原草甸上的牦牛低头吃草,刘士麟的围巾被大风呼呼吹起。

  离开西藏,二人又抵达青海。“青海湖,哎呀非常美。”在一眼望不到边的湖水前,林守俊圆了几十年来的梦。

  考验意志和勇气

  总结这一趟自驾游,林守俊说,技术层面上来讲“不在话下”,这一路上考验他更多的是意志和勇气。

  最令他难忘的是,从巴塘到芒康那段公路,“既陡又峭”,车开在海拔4900米的高山上,前轮刹车皮因为磨损严重,刹车时发出刺耳的声音。刘仕麟吓得提心吊胆,林守俊作为几十年的“老司机”倒是镇定自若。那天车开到晚上11点,因为疲劳,林守俊到达芒康县城后,先在驾驶位上打了盹,醒来才住进酒店。

  自驾结束后,林守俊还和同学分享了这段奇妙的旅程。他告诉记者,“我要为老年人群体树立信心,变老没有那么恐怖,有空可以出去转一转。”

  回来后,刘仕麟和林守俊商量“以后还出去玩”。二人对下次出行已有了规划。刘仕麟透露了两处地点——每年三月无锡的樱花开得好;新疆的独库公路听说一年四季都是春,很美。

  离开重庆时,刘仕麟在日记里曾写下这句话:向天再借五百年,重游祖国大好河山,足矣。她说,这也是丈夫林守俊的心愿。

相关评论